旧文-杂感

没记错的话这篇文章写于2013年,时间久远了。写文的原因估计是去了不想去的大学,开启一段没意思的生活后,各种负面能量全都汇聚起来了。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能写出这么多文字也是闲得慌,没啥学习压力,上班后就再也没写过长文。

不过对比文章的内容,哈哈哈哈,这些年变了好多,挺好的,现在的我。

对于我来说,写一篇长点的日志或者微博都算难事,只是最近越来越不想说话,准确说是不知道说给谁听,所以才无聊到写一篇长微博来胡说八道一番


大概十一年半了吧,其实也真挺快的。这是十一年半说过的不好也太违心了,说过的幸福无比也过于自欺欺人了,也是,有苦有乐才算生活嘛。想想自己十一年半以 前,六岁,那时我真是个啥都不知道的孩子,没有啥所谓的理想,就知道傻兮兮的开心,就连家里发生天大的事我都几乎没有任何的心里波澜,甚至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或许就像旁人的评论那样【他还小,不知道发生了 什么】。这是我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嗯,其实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是转折,只是现在想起来觉得现在的我成这样几大概是它的作用吧。在那之后,其实我并不知道我的生活会有什么不同,只是旁人的种种言行的改变让我发现世界有些变样了。噢,对了,在巨大的改变之后有 几个人几件事如今我一直记着。二年级,在那间小瓦房的教室里,一个老师用了最不伤害孩子自尊心的方式给了我一个鼓励:那天中午学校我在学校吃完饭食物中毒,她带我去学校旁的医院打针,本来我是一打针就会不停哭的孩子,但那天,在医生说打这种针会非常疼的情况下我竟然只是死死咬着牙没有哼一声,连旁边打针比我大的孩子都有点惊讶的看着我,之后回到教室坐眼操的时侯她送了我一个小礼物,那礼物之前还在我的小收藏盒里,只是512地震后各种折腾现在找不着了。她估计当时是认为我经历了大事件可以让自己坚强的,其实当时我只是不想让周围人太注意我所以才不让自己出声的,现在想起来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小屁孩打不一般的针不哭才引人注目。还有两个人我难忘是在学校的以前的小三层楼上看那个特老的鱼池时他们俩接连请我吃东西,然后跟我讲了各种不要想太多,要坚强的话,我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一个劲的点头,之后我才明白他们是在担心我,以为我有啥心结,事实是当时我真的只是在那里吹吹风,看看鱼池里的鱼。当时那么小,说的那些安慰的话,就像现在电视里的那些小孩说的那样无邪,天真。

在旁人都以为我会有各种心里问题的情况下,我其实啥事没有,只是唯一讨厌家长会,非常非常讨厌,讨厌到厌恶。本来我还是那个啥都不知道的小孩,别人的议论、眼光我都没有关心过,只是当我的记忆的视角、清晰度变得不一样开始,我的性格思维开始发生变化,日积月累也成了现在的我。至于记忆的变化是因为上体育老师让人滚翻单杠我从单杠上掉下来我额头着地然后开始流血,思维开始模糊,但我依旧记得我身后同学的惊恐,体育老师当时有点嘲讽带紧张的让人送我去校门口的医务室去。。。。。然后中间的记忆我就没有了,我不记得当时我是怎么骑着车回家的,和第二天怎么骑着车回学校的,只记得我开始坐在教室上课,然后我再也回忆不起来我五岁时的事,就连我哥我姐好几次谈到我五岁的事我都没有一点印象,可是,我莫名的记得了我 一岁多两岁的事,甚至连我打我姐我哥抢吃的详细经过,当我说出来的时侯大家都很诧异。

正是由于这种变化,我的言行变得不一样,开始对一件事一句话反复的思量,也开始发呆,突然性的就发呆, 而我发呆最大的恐怖是发呆时我有时会停止自己的呼 吸,然后回过神来时猛烈的喘息。就在这种行为不间断发生时,我也慢漫从小学升到了初中,小学生的我概括来说就是一透明人,一个学校班级里的配角,什么活动,大的玩笑几乎都没有我,我顶多充当和声让大家的笑声更大,或者我就是那个被整蛊的人,那时也不会怎么和人相处,所以很少真的和人成为朋友。升了初中,我还记得那个报名的早晨,阳光挺烈的,我报完名得知我在三斑,然后依然还是像往常那样开学上课。本以为 自己可以像往常那样透明,可是奇怪,还是那样的发呆,玩耍,我的成绩排名却猛的上升,然后本来就在一 个年级就一百来人的三个斑里也小有了名气,同学的交谈和玩笑也多了,然后也有了很多认识的人,这其中有到现在依然关系很好的朋友。本以为初中也就这样,最出乎意料的是发生了大地震,然后就是停课后板房区复 课,准确说板房区的一年半真的只是玩耍,那一年半我们大家几乎都是玩耍为主,学习为辅,每天在狭小闷热的教室里大家传着各种字条聊天,反正就是各种玩耍啦,我还记得我曾学校放学铃声没响完我就已经跑到校门口的伟绩呢,在板房区学校下暴雨时清除雨水,打雷时担心被劈,大太阳时像烤箱一样的炙烤,但都没影响我们那时的开心的心情。还记得我当时的英语老师在评论我【刚开始时他们带着你耍,到现在你带到他们耍】。从那时起我的性格从极度内向变成了稍许开朗。一年半以后,转学,只是这是集体转学,所以也还不错啦,朋友们都还在一块,我在那个学校里呆了一年,但这一年几乎把我初中三年该经历的事都干了。在那一 年,很不幸的是我的同桌是年级第一的学霸,而且还是我室友,卧槽,那是一种何等的折磨,而我只是一个年级排名几十的学渣。于是那年我给了自己一个最傻逼的目标。毕业之前我一定要超越他。于是本来就不爱学习的我开始各种努力,向他那样学习,然后晚上他熬夜看书时我竟然也不好意思睡,直接坐在上铺看书,不过,别误会,在那一年里我们虽然是对手,但其实也是很好的朋友,就像现在所说的基友,每天一起吃饭,一起聊天开玩笑,一起刷题一起讨论然后闹得面红耳赤,一起谈论各种我们喜欢的动漫各种p2游戏,要知道当时我们俩找到一个一起上课讨论火影死神什么是有多激动,而且他借给我的死亡笔记光碟现在还在我手里,他让我还他,我一直没找到时他都已经放弃了跟我要。而我的目标也实现了,在中考时以两分之差超越了他,成为了学校第一,超越他只有一次,在那之后,我们在同一高中,虽然我有许多次无限接近他的排名,但终究没有超越,甚至差距越来越大,这得怪我高中时根本没想过把他当对手超过。初三那一年里也还认识了许多其他朋友,发生了许多其他事,就不一一叙述了

六月的分别,九月的初识。我开始了我刚离去不久的高中,说实话,我的各种谨慎,拒绝交友全是在初中毕业的这几个月形成的,不知道那和暑假我想了些什么,又开始回到了想一个人呆着的想法。于是开学后我本打算找个后排一个人坐着,毫不意外,我身高只能前排。我也悲剧的被班主任按了一个班长的职位,这一当就是三年,让我不想和人交流的预期行为完全不靠谱,我开始了我的发高中。高一上期对于我来说,几乎是毫无价值,天天玩耍,没有冲劲,浑浑噩噩的度过,第二学期还好,分了文理,迎来了新同学,哈哈这来的人中有我的好基友骚骚,或许真是缘分,刚来时我觉得他是一个挺沉稳的人,妈蛋,后来认识了我才发现我被坑了,这完 全是一个纯2B啊,我和他还有鸿寿就不知不觉的当了近三年的好基友,老实说,我们三真的挺逗,完全就是逗比一般的开玩笑,骚骚真的挺单纯的,想什么纯粹一根筋,完全被很多人评论为【智商超商,情商为0】的2B, 至于鸿寿就更逗了,不过情商挺商,只是不会轻易表露而已,但有时就像小屁孩一样居然还有撒娇,我擦,我当时是怎么受得了的。当然最逗比的是我啦,我就是一个奇葩的存在。高中三年里我们三除了一天逗乐,学习上也争高低,其实我们三的实力差不多,只是鸿寿最踏实,骚骚最专注,我思维最奇葩而已。想想三年里,我就打打羽毛球,而且打的时间不多,鸿寿打乒乓,也不频繁,就骚骚打篮球最频繁,经常他打篮球,饭还让我们买,或者不让我和鸿寿吃饭,我呢就最喜欢买一盒牛奶然后坐在篮球架下面看搞笑程度胜过球技的比赛,不过说一句骚骚打篮球确实挺牛x的,至于他现在在军校会不会忘记篮球是圆的了呢。和他们的三年就这样,不知不觉,欢快的度过,当然期间我们也吵闹过几次,不过全是骚骚先认错,鸿寿妈蛋的根本就不吵架。我记得有人跟我说骚骚有几次因为我不理他而担心,这在毕业之前我真的不知道。我本以为骚骚不会关心人,其实最大的一次关心是在他庆功宴晚上散步的时侯在马路上说的,至于说什么我不透露,但那一瞬我真的很凉讶,因为他的那一次关心真的就像朋友分别,因为毕竟我们三高考最失败的是我,骚骚当时接到录取时是第一个告诉的就是我。。。。他兴奋的声音差点把我吃在嘴里的饭吓喷出来。说说鸿寿,鸿寿就属于精神病人,性格完全是两个极端。毕业后超级平静,不过,在我高考惨败的情况下居然说出了平时完全听不到的话。。。矫情啊。。。。当然商中朋友还有几个,女生嘛,是因为我有心理疾病,我自疗后所以你们也来找我吗。。。灭绝完全就是一个把我当成小叮当的人。。。。我申明我虽然会的东西多,但我不是万能的。。至于周颖。。认识十二年,我呐喊,为毛我要认识你啊。。。。希望你别看,。。看了这句话估计你的灭了我。。。。。

与许许多多的人有过故事,就像以每个人为主角,都可以拍一部我是配角的电影。。。。很多人想起却又不想想起。。。。。

就这样穿擂各种不合情理,却真的发生了各种事我度过了我的十一年半,人前,我做到了毫不掩饰,真真实实的我,没错,你们看到的那个我是一直在人前真实的我。只是,我有着另一个面目,我谨填,我提防,我害怕与人太过于坦诚相待,没人的时侯我就发呆想各种事。当然,我没有让任何人看出我的压力,有人说我 【别把自己藏的那么深】,可我也没办法,因为不把自己藏起来,那么我被压力弄的变形的那一面会让你们也会成为我的压力一部分的,这是诅咒吗。

十一年半,我过的很开心,那是在人前,我过的很压抑,那是在孤身时,可我本来就是一个人群恐惧症患者。 现在,却不管是人前人后,我都过的很压抑,甚至我快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虚伪】,而我又有虚伪的天赋。

updatedupdated2021-07-012021-07-01